我真是个情种。

2018-04-12

躺在漂浮的木板上,感觉周身都被包围在海水里。耳边只有海浪扑打的声音。
虽然感觉快要溺死了,但是想到无论漂泊到何处,你都会在岸边等我。就觉得前所未有的安心。
人只有在被爱之中才能找到归属感。这是从母体就带有的依赖。从数百万年前,猿猴的第一个细胞开始颤抖着分裂时,我们就在寻找这种归属感了。

你记得等我啊。

2016-05-21

拥抱太肤浅了
有什么办法能揉进骨髓里
对你的爱就像血液
我想我需要更多的血管

想把这世上所有的快乐都给你
你的痛苦归我
你也归我

2016-05-06

“你曾经不相信初衷,不信任承诺,觉得光明都是美丽的谎言,直到某天,你遇到那个人,你决定给他一个承诺,为了他重生,再一次相信光明。”


2016-04-03

尘梦不知鹤梦长

第八章

  青山翠岭里的蝉声逐渐停了,我便知暑息已渐去。

  我横叼野草,看着四方在潭中游窜。不时还跑到瀑布边上看水花,像个真正的顽童。招手让他靠岸,他便像条大鱼似的游了过来。

  “师兄想了几日,该怎么教你在水下睁眼。一开始眼睛可能会辛辣异常,劳你忍受了。”

  “没关系。”四方爽朗地笑着,眉眼弯弯。水珠在身上折射出耀眼的光芒,衬着这苍翠欲滴的山色,不似凡人。

  “你先潜息片刻,然后慢慢睁眼,受不了可以浮上来。”我叮嘱道。

  四方退至潭水中央,胡乱游了一阵,...

2015-11-14

尘梦不知鹤梦长

第七章

  随后的几日,我都与四方在山间的浅瀑中习水。四方心血来潮想给这潭水起个名字,缠着要我想。我沉吟片刻,说:“就叫双鹤潭吧。我名字里有个鹤字,取成双之意。”四方表示不快,他热切地希望自己的名字也能和我一起出现,均被我以太难听为由蛮横地拒绝了。

  四方不死心地望着浅瀑,突然一拍手,道:“有了。这潭水叫双鹤潭,那这瀑布就叫四方瀑。师兄你说好不好?”

  我摸了摸下巴,暗觉不妙,自己什么时候染上和道长一样捋胡子的习惯了,何况是并不存在的胡子。回过神连忙赞同道:“也好,四方瀑,双上加双。”

  四方的进步很...

2015-11-14

尘梦不知鹤梦长

第六章

  回忆完今日之事,半晌,四方从被子里揭开一个角,我以为他是要出来透透气,便没有搭理。很快感到有些不对,侧过头去,发现一双亮晶晶的眼睛倒映了烛光,正目不转睛地看着我。

  我搁下手中的经书,询问道:“什么事?”

  “我还是想不明白,师兄今天为何这么气我呢?”四方干脆用双肘撑起上身,两手托着下巴,趴在被窝里,“晚斋的时候我问了知画、知云两位师兄,他们都说师兄你素来脾气最好,从不对人犯嗔的。还是四方真的太任性了吗?”

  他说的有道理。我垂眸想了想,说:“我小时候本来有个弟弟,后来有一天带他去凫水,我...

2015-11-14

尘梦不知鹤梦长

第五章

  多年前闲来无事时,我曾抓过一只野猫来养。都说野猫性子野难驯服,实则不然。老猫也是讲江湖义气的。在它饿得奄奄一息时送它一条河里抓的鲜鱼,还十分贴心为为它烤制好。我闻香它吃肉,相辅相助。省了它喵呜乱嚎,和人一通猛斗的力气。这猫便感激涕零,死心塌地地从我了。

  晚上躺在床榻里,四方问我为什么要给他讲这个。我道,这猫跟了我之后哪里都好,只有一点,每次我按着它下水洗澡,它全身每根毛都要倒竖起来,龇牙咧嘴呜呜乱叫,六亲不认。你下水时的怯意,和此猫很像。

  夜风袭入帐中,烛火跳动了一下。四方很不好意思地用被子捂住脸,闷闷地说了...

2015-11-14

宇宙真理

反正喜欢你的人早晚会恢复爱别人的能力。

2015-10-06
1 / 3

© 野风清鈴 | Powered by LOFTER